深圳毒品律师logo

深圳毒品律师网
诚邀一位律师入驻本站
深圳毒品律师

联系律师

    诚邀一位律师入驻本站

    入驻咨询:15768875484
    微信洽淡:15768875484
    建站公司:律师名站网
    业务范围:律师网络营销推广、网站建设、网站关键词优化、网站安全托管

父子同贩毒一死刑一死缓!深圳法院公开宣判一批涉毒案件

时间:2019-01-28 15:04:28

 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,深圳市两级法院分别对被告人李宗弟、李锦榕贩卖毒品、非法持有毒品案等34宗案件51名被告人进行一审公开宣判,其中判处死刑3人,死刑缓期二年执行4人;判处无期徒刑2人,五年以上有期徒刑9人,五年以下有期徒刑33人;对扣押在案的毒品、制毒原料依法予以没收,由公安机关销毁;其余涉案财物等予以没收,上缴国库。

  父子贩毒母亲接应 宣判现场家属痛哭

  俗话说“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”,然而在昨日公开宣判的案件中,有一宗“父子同上阵”的贩毒案令人唏嘘。被告人李宗弟不但自己长期吸毒,还带儿子走上了贩毒之路,被告父子二人最终共尝恶果,双双受到法律制裁。

  2014年9月初,卖家被告人李宗弟及其儿子李锦榕以每千克35000元的价格向连柏彦与刘守仁(已判刑)出售40000克甲基苯丙胺(冰毒),买家当场付清全部毒资。后警方抓获连柏彦与刘守仁,并缴获甲基苯丙胺含量超过64%的白色晶体40391.3克。

  2014年10月中旬,李宗弟叫李锦榕从老家陆丰购买两公斤毒品冰毒。李锦榕联系好卖家并叫家人汇款33000元后,安排他人拿毒品送到深圳。2014年10月21日,办案民警在李锦榕及其母亲的住处缴获毒品冰毒三包,总重量超过2285克,当场抓获被告人李锦榕,稍后又抓获被告人李宗弟,缴获净重8.82克的冰毒一小包。

  法庭一审判处被告人李宗弟死刑,判处被告人李锦榕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值得注意的是,案件中被告父子的家人在二人贩毒过程中也充当了汇款人、接应人等角色。

  令人唏嘘的是,所有案件宣判完毕后,部分被告人的家属目睹家人被判极刑,难掩悲痛,当场痛哭。

  毒品引发家庭悲剧:“瘾君子”长期家暴 妻子挥刀杀夫

  宣判后,深圳中院召开毒品犯罪案件审判工作座谈会,广东省“雷霆扫毒”专项行动先进个人、全市法院优秀法官何远彬与来自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的30名学生代表进行了交流互动,就社会普遍关注的毒品犯罪案件热点问题进行了释法。

  何远彬说,吸毒者和毒品犯罪通常伴随暴力行为,由此衍生的悲剧不在少数。他讲述了曾经审理的一桩杀人案,带给学生代表们很大冲击。

  案件中,被害人是一名长期吸毒的“瘾君子”,其妻婚后才发现丈夫的吸毒行为。妻子不离不弃,一直劝阻丈夫戒毒,却遭到丈夫的暴力对待。案件中的被告人最终无法忍受丈夫的家暴和吸毒行为,在争执中挥刀将其杀死。

  “毒品会摧毁一个人的意志,引发和加剧暴力行为,这是这桩家庭悲剧的根源。”何远彬说,毒品带来的社会危害性巨大,不仅毁灭自己,还毁灭家庭、危害他人。他更呼吁社会重视新型毒品的危害性,并呼吁未成年人远离毒品。

  近一年来全市法院新收一审毒品犯罪案件1682件 判决2176人

  深圳中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涂俊峰介绍,自我市“全民禁毒工程”暨“禁毒2018两打两控”专项行动开展以来,在市委政法委、市禁毒委的领导下,全市法院充分发挥刑事审判职能,依法严惩毒品犯罪,净化社会环境,维护社会稳定。据统计,2017年6月25日至2018年6月25日期间,全市法院新收一审毒品犯罪案件1682件,占同期全部一审刑事案件的7.84%,审结(含旧存)1814件,判决被告人2176人,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直至死刑的毒品犯罪被告人634人。

  涂俊峰表示,接下来我市两级法院将持续保持对毒品犯罪的高压打击态势,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禁毒专项行动,继续严厉打击毒品犯罪。他强调在法定刑幅度内充分体现从重从严判处原则,特别是对具有武装掩护犯罪、暴力抗拒查缉、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等严重情节的毒品犯罪分子,以及毒枭、职业毒犯、累犯、毒品再犯等罪行严重和主观恶性深、人身危险性大的犯罪分子,依法该重判的坚决重判,该判处死刑的坚决判处死刑。

  针对新类型毒品、合成毒品、物流寄递、校园毒品犯罪等较为突出的问题,法院将加大调研力度,统一裁判标准,依法公正审理毒品犯罪案件。

  市人大代表杨加禄说,应当加强对青少年的禁毒宣传教育,在前端掐断毒品犯罪的源头。

  延伸阅读:

  毒品数量是毒品犯罪案件量刑的重要情节,但不是唯一情节。对被告人量刑时,特别是在考虑是否适用死刑时,应当综合考虑毒品数量、犯罪情节、危害后果、被告人的主观恶性、人身危险性以及当地禁毒形势等各种因素,做到区别对待。近期,审理毒品犯罪案件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,应当结合本地毒品犯罪的实际情况和依法惩治、预防毒品犯罪的需要,并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复核的毒品死刑案件的典型案例,恰当把握。量刑既不能只片面考虑毒品数量,不考虑犯罪的其他情节,也不能只片面考虑其他情节,而忽视毒品数量。

  对虽然已达到实际掌握的判处死刑的毒品数量标准,但是具有法定、酌定从宽处罚情节的被告人,可以不判处死刑;反之,对毒品数量接近实际掌握的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,但具有从重处罚情节的被告人,也可以判处死刑。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,既有从重处罚情节,又有从宽处罚情节的,应当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决定刑罚,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应当慎重。

 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可以判处被告人死刑:(1)具有毒品犯罪集团首要分子、武装掩护毒品犯罪、暴力抗拒检查、拘留或者逮捕、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等严重情节的;(2)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,并具有毒品再犯、累犯,利用、教唆未成年人走私、贩卖、运输、制造毒品,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等法定从重处罚情节的;(3)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,并具有多次走私、贩卖、运输、制造毒品,向多人贩毒,在毒品犯罪中诱使、容留多人吸毒,在戒毒监管场所贩毒,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实施毒品犯罪,或者职业犯、惯犯、主犯等情节的;(4)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,并具有其他从重处罚情节的;(5)毒品数量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,且没有法定、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。

  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,律师提醒您,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可以不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:(1)具有自首、立功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; (2)已查获的毒品数量未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,到案后坦白尚未被司法机关掌握的其他毒品犯罪,累计数量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;(3)经鉴定毒品含量极低,掺假之后的数量才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,或者有证据表明可能大量掺假但因故不能鉴定的;(4)因特情引诱毒品数量才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;(5)以贩养吸的被告人,被查获的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;(6)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,确属初次犯罪即被查获,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;(7)共同犯罪毒品数量刚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,但各共同犯罪人作用相当,或者责任大小难以区分的;(8)家庭成员共同实施毒品犯罪,其中起主要作用的被告人已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,其他被告人罪行相对较轻的;(9)其他不是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。

  有些毒品犯罪案件,往往由于毒品、毒资等证据已不存在,导致审查证据和认定事实困难。在处理这类案件时,只有被告人的口供与同案其他被告人供述吻合,并且完全排除诱供、逼供、串供等情形,被告人的口供与同案被告人的供述才可以作为定案的证据。